君子如玉

私设花吐症亚种

由花吐症变异出的亚种。一般会出现在两个人之间,也有多角恋感染的例子。

每一次吐花都会伴随着胃部和喉咙的疼痛,随吐花量的增加而加重。

一般花吐症的治疗方法只能缓解前期和中期的疼痛。两个人之间一般不会都感染。中期和后期有几率吐出带有种子的花(一般只有一个种子),无论什么品种皆需感染者喜欢的人用自身浇灌才能成长。

一旦成功开花,立刻痊愈感染者与他/她喜欢的人受到的所有伤害全部消除。但是花的食量相当大,很多人(即使是恢复能力强大的也)未能撑到花开放的那一刻便死去,自己的尸体化为最后的养分。有一些甚至更惨,至死都未被喜欢的人发现,尸体迅速腐烂,成为花的温床,这种情况下开放的花将会散发出对感染者喜欢的人来说极其吸引他/她的花香,别人闻到这种味道没有反应。

一个人的死亡,即是另一个人的新生。

【脑叶公司AIx你】主管太皮怎么办?

@流逝之殇 抱歉我实在写不出福利部被全灭之后chesed的肉,仔细想了下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没有谁会日自己“仇人”,除非是病娇黑化,但是写病娇黑化肯定要写病娇的原因,我不想给自己挖太大的坑

内含起司和net

Chesed
亡蝶葬仪又双叒叕出逃了,但是他没有攻击员工。
我本来想提醒主管的,结果角落里窜出一个人影跑到棺材旁。
我以为是前来镇压的员工,结果是主管坐上了棺材和亡蝶葬仪一起灵棺滑行……
——【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】

Netzach
有一次我喝醉后醒来,到公司其他地转悠。
路过的员工都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我看。
找了一面镜子,才发现我脸上画了花魁妆。
我见到主管的时候主管笑得最开心。
——【你皮这一下很开心?】

原创单人AU(目前只有文字)

Revenger!frisk

有恶系sans为什么不能有恶系frisk呢?而且我觉得frisk完全有理由黑化。还有,这是私设屠杀福。

私设frisk、sans性格本来就有黑色成份,只不过演的很好,其他人(其他怪物)没看出来。在无作者授权的情况下请勿创作同人AU。

不喜勿喷!
不喜勿喷!
不喜勿喷!

frisk在不断的屠杀,sans在不断的审判。
frisk对Sans的不作为一直耿耿于怀。碍于自己和sans一样身不由己,就没有明面上表示出自己的不满。可player会放过frisk吗?当然不会。早就察觉出异常的player厌倦了屠杀和其他结局,想利用这次机会创造出新的结局。player操纵frisk挖出了sans的不愿意面对的真相,导致sans暴走。
又是一次重置。player这一次没有操纵frisk,离开了这个游戏去别的地方。frisk开始了独立的旅程。一段时间后,frisk发现已经无法走较和平的线路了——因为在sans的挑拨离间下,已经没有什么怪物愿意对他/她友好了,几乎所有怪物都对frisk展现出了深深的恶意。frisk想趁着player没有操纵自己,赶紧让大家了解真相,不断地重置轮回,始终毫无收获,sans对frisk的嘲讽也越来越多……
不知过了多久,frisk的心理开始扭曲,在地上与地下累积的痛苦、屈辱、不甘心最终转变成了极为浓烈的仇恨,frisk自动开始了疯狂屠杀,直到把这个AU掀翻。

ta通过一些阴险的手段打开了结界。

ta认为自己这条时间线的player是这一切的元凶。

经常沉默寡言地看着自己这条满是废墟的时间线,在这条时间线闲逛,却不重置它。有时在AU宇宙中寻找这个时间线的player,渴望着对player展开复仇。

ta身上的一部分伤疤是ta自残的行为留下的,因为ta的强大恢复能力,并没有出事。

ta虽然远程不弱,但更喜欢近战。体术大师。会将“石油”(仇恨)凝聚成各种武器的模样(一般为冷兵器)辅助战斗。有收藏冷兵器的嗜好(癖好?)。

ta并不会随意发动攻击。

外貌:白发,眼睛颜色由黑色向红色渐变,一般是决心脸。因为满身伤疤,所以身体缠着大量绷带,大部分被衣物遮住,只有手部的绷带一般是露出来的。上半身穿着黑色条纹衫(两道灰色条纹,高领),外面套着一件灰色兜帽衫(有两道黑色花纹)。下身穿着黑色长裤,脚上一双棕色短靴。腿上绑着备用的旧匕首(被ta改造过)。

性格:认同一切美德和公理,却不愿意受到律法和规范的约束,有自己的一套道德标准。孤僻,永远不要以为他/她会被完全驯服。有时乐观温和,会毫无征兆拯救别人,但别忘了ta是个恶系。

【宝石之国乙女向】(记梗)当你为龙

突然想到龙有个设定是喜欢宝石,然后我tm就有了这个脑洞。设定:你是一头非常强大的龙,对自己的力量有着无与伦比的控制力。你意外穿越到了宝石之国。刚见到你时,宝石们被你能轻松捏碎波尔茨的力量吓到了(你伤到波尔茨只是意外,你的力量远不止如此),后来你用实际行动证明你是没有恶意的,并成功地开了后宫。有你在,月人想灭掉宝石之国是不可能的。月人:mmp这家伙怎么这么强,根本打不过!┻━┻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【宝石之国乙女向】对白水晶的印象集

是阿露露家的白水晶啦
ooc属于我 渣文笔@阿露露
【磷叶石】(原)
你问我白水晶?
是个很温柔的宝石呢!
不嫌我废物还经常和我一起训练。
要变得更强,这样就能守护她了!
我才不想让她碎掉!

【圆粒金刚石】
虽然战斗力不如我,却有我没有的温柔。
我还是对她温柔点吧,不然有点过意不去。
不喜欢她和别的宝石有说有笑。

【金红石】
经常帮忙,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宝石。
偶尔会问我她碎了会觉得她丑吗?
这问题够傻的(笑),当然不会啊!她无论怎样我都喜欢。

【钻石】
我喜欢白水晶酱!
她坚强地让我心疼。
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我能保她一世无忧。
至于我喜欢她这件事,还请你帮我保守秘密。我会在合适的时机亲自去说的。

欧瑞戴蒙的形象出来了ヽ(○´∀`)ノ♪设定请看主页

图片作者阿露露

自家宝石人

橙钻石,名为欧瑞戴蒙。
韧性优良,硬度10。
看起来和谁都混得熟实际上和谁都保持着一定距离,在开朗的笑容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迷之交际花。
明明主要参与巡逻和战斗却意外地喜欢和擅长医疗。
武器为斩马刀。
战斗力很高。

Undertable-DeathAngel/死神天使

这个AU是从百度贴吧的一个大大那领养的。因为形象设定暂时还没想好,所以先把人物设定和剧情概括搬过来,以后再慢慢把形象放上来。在无作者授权的情况下请勿创作同人AU。

主线剧情:
序言/世界观背景:
papyrus是个负责把将死之人的灵魂引向地狱的死神,但每一次他的任务都因为他善良的个性走向失败。这一次他下定决心要完成一个任务,但在他面前出现的,是被人贩拐走虐待的孩子frisk……

主线剧情概括:
怪物们维持着地狱世界的秩序,他们分工明确,各执其职,维持着人界生命的平衡。
与那些行事作风果断而麻木的死神们不同,这次的主角——死神papyrus有着自己独特的工作方式。

“不!他太可怜了!他不能死!”“什么?但她是个母亲!这见鬼的任务!”“我!伟大的死神papyrus,不能做这种事!”
papyrus捏紧了他的镰刀,全然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,一次又一次的把生命再次推向人类。
他的做法使得地狱间的灵魂数量平衡产生了少量的动荡,尽管当时的监狱长undyne对此事十分不满,但在papyrus的哥哥——sans的帮助下,没有人去追究papyrus的责任。

papyrus并不知道sans为了弥补他造成的损失而不得不加班,直到别人告诉他最近sans都非常劳累,内疚的papyrus决定开始认真的完成一个任务。

 
 
他这次的目标是去人界带走一个孩子的灵魂。 
papyrus来到那个叫frisk的孩子面前,闭着眼举起了镰刀,但他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把镰刀扔在了地上。 
papyrus睁开眼,看着frisk绝望又惊恐的脸蛋慌了神,他将收割灵魂的事抛诸脑后开始哄着这孩子。 
frisk哭着告诉他自己被人从父母身边拐走,被人逼迫在街头乞讨,每晚自己都会被关起来,饥饿和疾病几乎要置他于死地。 
 
 
papyrus犹豫地看着frisk,他没法下手要了这孩子的命,最终他决定放过frisk的灵魂,逃避一般地回到了地狱。 
 
 
跟frisk分别的那几天里,papyrus的内心备受煎熬,他忍不住偷偷回去看了frisk一眼,正撞上一些成年人在对那孩子拳打脚踢。 
 
 
papyrus在惊慌下本能地用身体护住frisk,准备承受那些攻势,周围却突然安静了下来。本来凶神恶煞的人们如同中了邪一样倒在地上,面目狰狞。 
 
 
还没从当前局势中缓过神来,papyrus听见怀中的孩子虚弱的声音。想见到爸妈,想再一次见到爸妈……frisk晕了过去。 
 
 
papyrus决定帮助frisk找到他的亲生父母。茫茫人海,就是死神也无从知晓frisk的身世来历,为了在人界找到工作照顾frisk,papyrus不得不跟地狱里的每一个死神询问在人界工作的经验。 
 
 
一开始死神们痛心疾首的看着这个同事,教育他身为死神的准则便是收起一切对人类的同情心。但papyrus坚持要帮助那个孩子。他灌注全部的热情在人界工作,打听frisk的身世,用一种既像兄长又像父亲的方式照顾孩子。 
 
 
那些平日沉默寡言的冷酷死神们不再反对他,从随意的举手之劳到关注frisk的安全,死神们逐渐被papyrus感染,开始注意跟frisk有关的蛛丝马迹。 
 
 
直到一个死神在执行任务时,于目标的家里看到了frisk的照片。frisk的母亲因为失去孩子大病一场,虚弱的她濒临死亡。 
 
 
这个死神破天荒地没有去执行任务,而是通知了正满头大汗工作着的papyrus。 
 
 
当frisk最终回到父母身边时,整个地狱的死神们都在为那孩子欢呼。 
 
 
而papyrus充满决心地想着:下一次的任务一定会成功的! 

关于人物介绍【有个人增加内容】:
asgore:依然是地狱中的国王,性格也一样的温和,掌管各个部门的运作,维持秩序。
服装:中世纪公爵的样式,有皇家标志,以黑色和红色为主

toriel:国王的妻子与辅佐,行事风格比国王更加果断。在处理事务时很严肃,但私底下是个友好又善良的妈妈,偶尔会抽空陪着孩子们玩耍。
服装:中世纪风格的长裙,比起真正的中世纪还是要简单点,有皇家标志,以黑色和红色为主

sans:审判长,即是审判之神又是死神,负责判断灵魂的罪孽深度,决定他们应该在地狱受折磨的等级和时限,兼职帮papyrus完成每月指标,经常因为papyrus无法完成任务而头疼。从不直呼上司名字。
服装:黑色的带兜帽的长风衣(有皇家标志,下摆在膝盖附近),西装白衬衫+西装裤,长靴

papyrus:死神,但从未成功完成一个任务。大概是因为他的行事风格独特,比起死神倒更像慈善家。
服装:黑色的带兜帽风衣,普通白衬衫+长裤,运动鞋

undyne:典狱长,掌管被判重刑的极恶灵魂,并武力镇压反抗者。
服装:轻甲连衣裙,有皇家标志,以黑色和金色为主

alphys:统计官,对数字很敏感,记录每个灵魂的受刑时间,在时限到了后通知典狱长释放灵魂让其转生。持有很多珍贵资料。
服装:黑色长袍和灰色条纹衫

chara:因为受到大人虐待死去的孩子。他被sans宣判立即转生,但他拒绝了。chara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死神去收割人类的灵魂,在被asgore拒绝后每天在地狱捣蛋,经常带着弹弓出入undyne管理的极恶监狱。
服装:黑色和金色构成的立领条纹衫,白色四分裤和长靴

asriel:asgore跟toriel的孩子,每天跟在chara身后防止他做出出格的事情。
服装:与chara基本相同,但条纹衫有领带。
frisk:被人贩拐走的孩子,在快要被虐待死亡前遇上了papyrus。很感激papyrus对他/她的帮助。

MTT:并不是神明。地狱中出名的演艺明星,在人界也有一定名气,利用自己的人气来打消人类疑心,观察人类动向。闲暇时会帮alphys整理资料。

muffet:并不是神明。极恶监狱的狱卒之一,擅长逼供。虽然喜欢理财,但对甜食花钱从不含糊。